永利yl8886永利yl8886 国际企业概况 www.yl8886.com 异域采风 丝路学院 企业邮箱
       您当前的位置:永利yl8886 >  > 正文
【项目家学问征文】SINOHYDRO 我远方的“家”
发布日期:2016-4-13      编辑:杨政锋      摄影编辑:      阅读人次:793       【字号:

20132月末,带着亲友们的祝福和对家人尤其是年迈父母、贤妻幼儿的无限牵挂,迎着同事们一双双的羡慕和期待的眼神,怀着一颗激动和踌躇满志的心情,我和医院同事杨奎容踏上了第一次出国工作的征程,经过四天的辗转奔波,历经一万多公里的旅程,大家从贵阳来到了遥远的非洲南端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国中之国”的莱索托王国,沿途经历了长沙的城市拥挤、亚洲四小龙之香港的繁荣美丽和南非约堡的宽阔富裕,一路美景美不胜收,令人心旷神怡,不由得让人对即将到达的莱索托充满了无限遐想。就在转眼之间,当真正踏进这个非洲最小的国家的国土之后,扑面而来的第一印象却是一片渺无人烟、荒芜和贫穷落后的景象,瞬间心情也一下子有种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正像赵本山的小品里的一句经典台词那样“那心呀拔凉拔凉的”,虽然出发前在国内也在网上搜索了解了这个国家的一些情况,事先也知道了这个国家的贫穷落后,但真正到了之后才发现现实比想象更残酷,令人难以接受。然而当大家到达目的地麦特隆大坝项目部工地后,得到了项目部领导的热情接待,也见到了很多以后要共同相处很长一段时间的“家乡人”,心情上感到了极大的兴奋和温暖,又有了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在向家人报过平安正式开始了在异国他乡的新家庭生活。转眼之间时间一晃而过,而我也不知不觉的在项目部这个大家庭里生活了一年多,度过了一段从离家到回“家” 、从迷茫煎熬到充实快乐的新环境生活,其中的酸甜苦辣回想起来真是感慨万千,不得不说对初次走出国门的我是一次极大的历练,也对项目部产生了一种难舍的情结,不知不觉中把这里当成了一个远方的“家”。

(一)项目部的家庭生活

来到项目部之后,跟国内的生活相比,感觉整个项目部就像一个大家庭,项目部领导是家长,管理着所有的家庭成员,下面的职工就像家庭里的兄弟姐妹一样,相互团结,各自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创造自己的产值,为完成整个家庭的任务而努力,然后在家长的分配下并取得自己应得的报酬。而营地就是大家自己的家,为了营造一个良好的休闲氛围,项目不仅设立了集体食堂,解决大家的温饱问题,还在营地范围内修建了篮球场、台球乒乓球娱乐室、卡拉OK厅等,每逢重大节日举行一些娱乐活动,每个月为当月过生日的员工举办集体生日晚宴,以此增强大家的凝聚力,让职工的身心得到更好的调养。当然在众多的娱乐活动里,对中国人来说麻将这个国粹是必不可少的了,由于这边买不到,项目部特意从国内空运了两台麻将机过来,在业余时间极大的丰富了大家的娱乐活动,总的来说一大家子人的吃喝玩乐基本上都可以在里面进行了,偶尔的话还可以几个人相聚外出改善一下生活,看看外面的城市风景和购点日常生活用品。当然,正如所有的家庭一样,时间久了也难免不了有些磕磕碰碰的事情发生,但一觉醒来一切就烟消云散了,没有人会再去计较什么。大家到来之初,在历经初来时短暂寂寞、思亲煎熬、工作上的困惑、生活上的枯燥之后,随之也慢慢的融入了这种大家庭式的生活,生活的内容也就慢慢的多姿多彩起来,下班之余,晚餐时候时不时的就着食堂的菜喝一小酒,天气好的打下篮球活动活动身体,虽说水平不高但也是对身体的一种锻炼,再不就去打打台球和乒乓球,偶尔的还可以卡拉OK一下,打打小牌小赌娱乐娱乐,一天天的时间也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也就过去了,虽然相对于国内的五彩缤纷、应有尽有的生活方式来说还是十分的单调和枯燥无味,但对于地处这个贫穷落后、经济发展滞后的国家的SINOHYDRO人来说应该还算是不错的了。

(二)关于医生注册工作

莱索托以前是英殖民地国家,虽然贫穷落后但制度比较健全,作为拥有国内医生执照的我要想在这边的项目上开展诊疗工作,还必须取得当地的卫生部门的注册后才能进行,相对与国内医生注册程序来说,这边的注册程序就要麻烦的多,首先要将国内的各种证件翻译成英文,再到中国驻莱索托大使馆盖章和地警察局盖章确认后将资料送交到注册部门,由于缺乏良好的沟通,且医师注册人员对中国政府缺乏必要的信任,以至于注册工作举步维艰,经过往返几次的沟通后,最后才同意在现有资料的基础上再由国内工作的医院邮寄一份证明材料原件过来就行,于是在跟国内医院联系之后开了一份所谓的评价证明材料并通过DHL快递邮寄至莱索托,一周后收到邮件交于注册人员确认并当面打开,最后才同意了我的医生注册,前后往返数次次、历时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完成了注册工作,以后还要每半年进行一次更新注册,由此看来在国外想要当一个医生也并不是那么简单,因此在当地人的眼里医院的医生护士待遇很高也就不足为奇了,相对于国内遍地医院诊所、医生护士收入参差不齐的情况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很大的启发。

(三)医疗站的工作

在经过短暂的休整和调整时差之后,大家在医疗站元老李亚清老师的带领之下,投入了新的工作岗位之中,也正式融入了项目部这个大家庭的工作和生活。由于李老师在大家来到之后就会结束项目部的工作回国,因此开始几天的事情就是与李老师进行交接工作,熟悉新岗位,当34号李老师回国我真正接手医疗站工作之后才发现新工作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简单,不像国内那样单纯,只要安心的当好医生看好病就行了,其他的根本不需要太多操心,而在这里不仅要给国内工作人员看病,还要负责工地上几百个当地劳务的日常诊疗工作,要依靠着医疗站里简单的设备和为数不多的药品,尽量在医疗站内给他们解决问题,以避免项目部员工和劳务外出看病耽误工作和产生不必要的医疗费用,而与当地劳务的交流要依靠英语甚至是莱索托当地语言,对我这个本来英语水平就不是很好,而且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没有怎么使用英语的中国医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另一方面项目部人员条件有限,也不可能单独派人给我当翻译,无奈之下,只好在电脑和手机上装一个英语学习App,硬着头皮说着简单的单词加上肢体语言去和老黑交流,不懂的就叫当地护士或者患者自己给我写出来,我再通过手机和电脑去查找是什么意思,然后再根据病情对症下药,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在手机和电脑上学学英语,增加词汇量,平时大胆的与当地护士和当地劳务进行语言交流,不懂就查和问,久而久之也就有了很大的提高,虽说还不是十分的流利和自如,但诊疗需要的基本能力应该是没有问题,只待一步步的提高就行了。

然而,医疗站的工作并不仅仅局限于职工、劳务和工程师等的诊疗中方人员,和劳务等人发生危急重症的紧急处理和转诊、医疗站日常药品的采购、当地劳务人员的体检联系和安排、与当地医院的医疗合作协议签订、医疗站医疗垃圾外送处理及缴费、工地上当地劳务急救员的培训和管理工作等等都需要逐一办理,而且还要按照合同要求完善相关问题接受工程师监督检查,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影响相关费用的结算,由于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语言交流障碍,这些问题对我来说简直是一头雾水,摸不清套路,李老师也只是简单的跟我交代了一下,并带我去了几个地方转了一下就回国去了,剩下的事情就只能是我自己慢慢的去摸索,好在行政办的领导老陈总在这方面也还熟悉,好多时候都是他带着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跑,并帮我与他们交流和联系,解决了其中的大部分问题,剩下的一些问题在我自己慢慢摸索中也逐一解决,在大家的支撑和帮助下我逐渐的进入了状态,随着语言交流方面的逐步增强,所有问题自然随之迎刃而解,医疗站的工作也就逐渐变得简单起来。

四)关于工程建设

一年多的时间里,在项目部全体人员的努力下,在监理工程师、业主和莱索托人民的关注下,砂石系统投产。导流洞贯通河道截流、主拌和楼建成投产、首仓碾压混凝土开浇、大坝蓄水、首次供水等节点目标一个一个的接着实现,麦特隆大坝在大家的眼皮底下一天天的向上攀升着,大坝RCC备仓各工序、浇筑各环节、混凝土后期的保温、养护质量以及成品保护均得到了较大幅度的提高。大坝质量管控正常,形象良好,受到业主和工程师的一致好评,工程的进展情况也受到了来自莱索托社会各方的高度关注和支撑。

  2013412日,莱索托王国国王莱齐耶三世(Letsie III)视察项目部并题词:“我对中国水电及其合作伙伴到目前为止所做的杰出工作表示祝贺,并请再接再厉”。

  2013814日,莱首相塔巴内视察麦特隆项目工地并题词,其它莱政府官员也多次到工地视察,中国驻莱索托大使胡定贤及大使馆经参处人员亦多次到项目部访问、调研、慰问及举行联谊活动。

  2013年的南非大坝年会(SANCOLD)特意选在在距莱索托很近的南非边境城市——布沙比鲁市(Botshabelo)召开。会后的117日,194名南非大坝委员会的专家们跨国到麦特隆项目进行考察,代表们对我工程进度及现场文明施工给予了高度评价。

  2014217日大坝蓄水当天,莱政府相关部门、中国驻莱大使馆及经参处、美国驻莱大使馆、欧盟驻莱全权代表、南非水务部、麦特隆管理局、MPMU项目管理团队、工程师、中资商会及当地酋长等组织和个人参与大坝下闸蓄水庆典仪式。《人民日报》驻南非记者、莱索托主流媒体Lesotho TVLesotho Time news等到场采访报道。

  麦特隆项目在国内、在南非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如今,在长沙黄花机场,在约翰内斯堡国际机场,在马塞卢国际机场,许多机场工作人员都知道中国水电在莱索托承建建一个大型工程,而麦特隆大坝几乎成了一张通行证,为我员工的进出带来了极大的便捷。

(五)回国休假

对于众多人来说,回国休假是最值得期盼的,从以前的年休假到改为现在的半年休假后,更是令人兴奋不已,往往是这次休假刚刚回来就盘算着下次休假的日期了,因为那是一个从一个临时的家回到真正的家的过程,虽说时间很短,只有一个月左右,但回国之后看到许久没有看到的亲人和朋友,短暂相处一段时间,对长期在外奔波的人绝对是一种不小的安慰,也难怪很多人宁愿放弃在项目部上班的高待遇也要回国休假了。我来到工地之后,也在时时计算着自己的休假日期,在看到同事们一个个的去了又回,我心里也是有一种蠢蠢欲动的心情,因为我的外出,老婆既要上班还要带着上幼儿园的小儿子一起生活,很是辛苦,在幼儿园放假后因为没有人专职带他,医院的工作也不允许天天带着小孩上班,不得不忍痛把他丢到乡下的外婆家去了,说实话我心里实在是很想念他,也想早日回去看看他,听他当面叫我一声“爸爸”。在多番思量夹杂一些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我最终还是决定等到工作满一年之后在回国,然而一个突来的变故打乱了我的计划,因为年迈老母亲的生病住院急需手术,我不得不提前休假回国,当回国走出机场的那一霎那间我真的很想大叫一声“我回来了”,看到来接我的老婆,我真想上去好好的拥抱一下,对她说一声“你辛苦了”,然而在中国人固有的腼腆思想下我还是没有给她一个拥抱,仅仅是一笑了之,就坐上来接我的车匆匆回到了贵阳的家。在贵阳短暂停留并请同事们吃个便饭叙叙旧之后我又踏上了去凯里看望母亲的行程,当走进418医院看到躺在病床的老母亲的时候,我的眼泪已经湿润了我的眼眶,我大喊了一声“妈”,然而没有听到熟悉的回应声,我的母亲只是漠然的看着我,问了我一句“你是哪个”,那一刻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掉了下来,虽说在电话里也知道了老妈的这种情况,也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但当真正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心里还是十分的难过,想想她为大家一家人操劳一辈子,没有享到一天的好日子,最后还要受病痛和精神上的折磨,心里也是极度的内疚,在旁边几个哥嫂的提醒和说明下,最后才听见她老人家的一句“哦”,算是明白了我的身份,也让我心里有了一丝安慰。因为医院有同学在,第二天便安排了手术,手术很顺利,术后老母亲的身体恢复的也还不错,看着老人家一天天的好起来,压在我心里的大石头也慢慢的放了下来,在老婆抽空回来看了母亲之后大家又一起踏上了去儿子外婆接儿子回家的路程,到的时候儿子正在跟一帮小朋友玩耍,在我喊他的那一瞬间他愣聊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大声喊了我一声“爸爸”,扑到我身上后不停地向那些小朋友炫耀“我爸爸回来了、我爸爸回来了”,那一霎那我才明白在一个小孩的心里是多么的希翼父母能时时陪在他的身边,也让我有了一种不再回工地陪在他身边的冲动,最后想想还是不能为了自己的一个小家而不管项目部这个大家,既然走上了这个项目就要很好的去完成它,因为这里也有几百个人需要我来服务大家。因为老婆春节还要加班,不能回去陪老人过节,所以就只有我带上儿子去老家陪父母过年,拜访拜访亲友,之后又匆匆忙忙的带着他回贵阳陪还在上班的老婆,转眼之间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在来回奔波的过程中过去了,临到离开时候才发现自己是有多挂牵和不舍,没有让老婆和儿子去机场送我,是不愿再看到那种伤心的告别时刻,带上行囊独自一人再次踏上回“家”的旅程,回到了这个遥远的国度的远方的家。

(六)总结

家是一个家庭,家也是一个集体,家更是一个国家,舍小家顾大家,这样集体和国家才能有更大的发展。古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而如今SINOHYDRO人正传承着大禹精神,把国外项目当家,年复一年在外奔波,团结合作、努力拼搏,才有了SINOHYDRO在亚美非拉大地上铸造的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树立了一座又一座丰碑,“此心安处是吾乡”成了SINOHYDRO人在外的一种真实写照,家的精神也在所有SINOHYDRO人这里得到了升华。我爱我家,在远方的中国有我可爱的小家和家人,而在这里,大家也有一个大家和一个团结的集体---麦特隆项目部,一个属于全体职工的“家”,为了促进家的发展,维护家的团结和稳定,也为了远方那个小家的幸福,我相信大家所有的兄弟姐妹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团结合作、努力拼搏,在莱索托大地上打造属于SINOHYDRO品牌的高品质麦特隆大坝。

版权所有 ? 永利yl8886 湘ICP备05004984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