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yl8886永利yl8886 国际企业概况 www.yl8886.com 异域采风 丝路学院 企业邮箱
       您当前的位置:永利yl8886 > 学问园地 > 正文
【随笔】父亲的字
发布日期:2018-10-17      编辑:刘梅玲      摄影编辑:      阅读人次:311       【字号:

父亲写得一手难以模仿的字,这是我小时候想模仿父亲在家庭联系本上的签字屡次失败后所得出的结论。

那时候我琢磨,大人的字怎么这么难画呢?同样一笔一竖,偏就没有父亲的感觉。直到后来我看过很多字,学过很多字,写过很多字,也仿了很多字,才明白了,父亲的难以模仿的字,是父亲笔尖自有的“气”——不是锋利的笔势,不是俏丽的墨色,更不是丰润的纸页,是父亲半辈子沉淀的睿智,经他笔尖,落下一个个字来,字上磨着年岁的斑驳痕迹,沉静内敛,十分舒服。原来仿父亲的字,就和偷穿母亲的高跟鞋一样,充满童趣又十足滑稽。

父亲是写得一手好字。因专业的缘故,拜读过前人的“颜筋柳骨”、“张旭狂草”,书圣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也有幸见过仿真拓本一二,看过许多古人的好字,仍得客观说父亲的字也是不差的。父亲的笔锋有阳刚气势却不尖锐,勾撇转折不拖泥带水也不呆板,字形端正有质,静时温润,动时活泼;最爱父亲字里的灵动感,若要比喻,斟酌字句,只能说覆雪松柏融霁后第一眼的青翠、黄坛甜酒启封时第一口的清甜,也不能及父亲字里的三分之一。

都说字如其人,字好看,父亲的相貌和气质也是不差的。印象里,在父亲年轻时,逢正式场合爱穿一身黑底细白条的西装,梳上那个年代崇以时尚的大背头,这个发型稍一用力过度便会显得邋里邋遢、油光满头,会有一种刚从猪油厂炼完猪油回来的感觉,但父亲却梳得十分清爽,恰到好处。加之父亲身材不胖,走路身形挺拔,又有着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色西装加身,更称得父亲气质出尘,一位清隽佳公子——才会迷了那时候刚入社会工作的母亲的眼,这一眼,便是之后的一辈子。

我好奇过,父亲怎么会写出这么好看的字。后来听父亲说,他年轻时做过很多工作,其中有一份“修谱”的工作。那时候父亲随木工姑父到许多乡村里给重视族谱观念的宗族修写谱集,包括宗谱、通谱、族谱、房谱、祭谱等等。谱集有很多,而且一个宗族的人员,其血亲、姻亲关系网十分复杂,每逢族内人员大事,或小儿降生,或男娶女归,或老人百年,都会用上族谱,标记年月添减姓名。那时候打印还没有广泛普及,乡里老村的宗族更崇尚祖辈通用的老方法——木刻活字排版或者石印版,上一版的老族谱已经老旧,便会每逢一段时间请专人修缮谱集,于是才有了“修谱”一说。父亲说,他修的最多的是石印版,需要在石头上刻字,刻出石印母版,才能一本本印刷出复本。于石头上刻字,要的是对力度的控制和字体镜面笔顺的了然于心,做的是耐心和细心,以及对所修的每一份谱集的虔诚尊重之心。如今,“修谱”已逐渐退出了社会生活,越来越少人知道了,可曾经所经历过的,总会在日后以另一种方式回赠。父亲修谱时废掉的多少镌刀和石料,熬过多少日夜修字,手上的伤口勾勾画画,换来了父亲一手的好字和耐磨静心的处世心态。

父亲现在写字写得不多了,书信太慢,他也在学习和适应现在的快节奏信息模式。但父亲闲暇里,若碰巧见大家在写作业,又恰巧让他联想起什么,会不时叹气几声。我一直可惜的是,大家姐弟的字写得都不好。我曾在初中时特地练过一段时间,还拿了一次学校内硬笔书法的小奖励,回家给父亲看,自己喜得不得了。父亲那时候看了,笑说我好好写个字还写得可以,有点像他刚学刻字的那会,有点生搬硬套但不失灵气。可是后来我练了速记,速记老师口述的滔滔笔记,速记后来的会议和采访,再没有了字形字体,在潦草丑字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我常看着一本本速记笔记发呆,总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内心空了什么。父亲就拍拍我脑袋,说我不要过于固执,需懂得平衡,这样内心才会沉静。怎么办,字不好看人也丑,我确实需要好好“平静”会。

父亲虽然不再练字了,但修心一直都在路上,并且修成了属于他自己的人生哲学。而我,除了练不好字,修心的功夫也没到家过,年纪轻如同流水不定性也定不了心,总让我想起那句“不是旗在动,而是你的心在动”戒语。可是父亲对我,没有抽刀断水,更没有堵源分流,而是鼓励我这一条流水向前多流走,不要怕,就这么往前走——看过了戈壁的苍茫,才有欣赏小丘陵时的平静;看过了迷茫不解的远方,才有满足现下不抱怨的心安——而这些是我目前正缺的,而父亲他懂得。

写及此,突深感愧疚,今日与父亲发了小脾气,我十分理解父亲,可偏偏控制不住那一下下自己固执的劲头。明日便是2018年的重阳节了,双九重阳,宜登高望远,思忆亲人。今晚月色十分安谧,游子在外,写下遥寄的话语,唯愿双亲安康,亲人健康,我在印度尼西亚一切都好,切勿挂心。

 

——20181016日晚自省有感而写

版权所有 ? 永利yl8886 湘ICP备05004984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